再世情仇 第五章

    时间:2018-09-23 离间父母的感情,这个任务想起来没什么大不了,可真做起来却令我大伤脑筋。和计划的第一阶段相比较,行动的难度明显增大了!
      该如何着手呢?总不能隔三岔五的向妈妈告密,说爸爸和某某女人眉来眼去吧?首先我并没有这种杜撰的本领,其次呢,就算能把假话说的有鼻子有眼,只要父母事后一对质,就能立刻拆穿我的谎言。
      何况,按照智彬哥的指示,我的目的只是给父母的感情製造点裂痕,让他们不再像从前那样亲密无间,以便使妈妈萌发「精神出轨」的念头!但我并不想他们整天吵吵闹闹的,最后以离婚来收场!可是这中间的「度」应该怎样把握,倒成了令我头疼不已的难题……
      苦苦的思索了一段时间,我突然灵机一动:直接的挑拨离间是行不通了,我为什么不採取间接的手段呢?比如说,故意伪造零零星星的线索,和一些暧昧的蛛丝马迹……妈妈是个很细心的女人,肯定会敏锐的发现「不妥」之处,以她近来容易猜忌的性格,难保不去胡思乱想,然后在心里留下一个「疙瘩」……
      嘿,这个主意不错,可谓是杀人不见血,安全係数又高!我精神一振,把具体环节想清楚后,决定马上付诸实施。
      第二天,我取出积攒的零花钱,跑到百货公司里买了瓶廉价的香水;上课的时候,又在同桌女生的头上拔了几根长髮。那小丫头片子,被我拔的痛出了眼泪,还威胁说要报告老师。幸亏我急中生智,忙许诺说以后送她个史奴比,这才哄的她破涕为笑了……
      唉,小女孩就是麻烦!难怪我对班上如花私玉的女生们怎么也提不起兴趣,她们不是太娇宠就是太单纯!只有像妈妈那样,温柔、高雅而又风姿嫣然的成熟女性,才是我热烈追逐的目标!
      晚上,爸爸九点半才踏进家门。当他带着一身疲累,舒舒服服的在浴室里洗澡时,我也开始行动了!先是例行到厨房里「投了毒」,接着,我拎起爸爸的外衣,在领口处洒了点香水,又把那几根长髮小心的盘绕在上面。
      望着自己的杰作,我心里暗暗的得意!家里的衣服一向是妈妈负责洗的,如无意外的话,她肯定会看见这些「罪证」的!嘻嘻,那时候爸爸可就百口莫辩了!
      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回到房间里,耐心的等待好戏上演。不料整个晚上过去了,气氛竟是一如往日的平静。直到所有的衣服都被晾到阳台上了,该发生的事情居然还是没发生!
      我大失所望,想不通爸爸怎么会避过这一劫的!难道那头髮和香味都被大风给吹走了吗?还是妈妈太过魂不守舍,连这么明显的疑点都看不见?
      情急之下,我如法炮製,连着几天在爸爸的外衣上动了手脚。头髮越缠越多,香水也越洒越浓,就差没直接提醒妈妈注意了。可令人惊奇的是,家里始终风平浪静,不但爸爸毫无察觉,妈妈的脸色也看不出丝毫异样!
      这可奇怪了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?我敢肯定,以妈妈的细緻,不可能什么都没发现的!但她为什么不发作呢?是根本不以为然,还是暂时不打算声张?
      --看来,必须再「过份」些,才能试探出她的真实想法……
      我一咬牙,又到商店里买了支口红,利用自己的嘴唇,在爸爸的衣服上吻了个淡淡的唇印,而且是内衣……真他娘的噁心!不过为了得到妈妈,再噁心的事我也认了……
      这一次,终于出现预想的效果了!
      「老公,你到卧室里来一下!」当晚我和爸爸正在客厅看电视,妈妈忽然面罩寒霜的走了过来,冷冷的丢下这句话,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爸爸一脸愕然,我却是心中窃喜!
      「干什么嘛,这么神秘?」爸爸小声的嘟哝着,站起身跟到卧室去了。我独自坐了一会儿,偷偷的也溜到了卧室门口,竖起耳朵倾听着里面的对话。
      「……说吧,你怎么解释?」这是妈妈的声音,带着点儿哽咽。
      「我没法子解释!」爸爸苦笑着说:「再说一遍,我真的没和任何女人乱来过……最多是陪她们跳跳舞,那也是应酬的需要嘛……」
      「别把话题岔开!」妈妈没好气的说:「跳舞会跳出个口红印来吗?你撒这样的谎,就连小孩子都骗不过!」
      「可我确实没撒谎嘛!」爸爸也有些急了,辩白说:「会不会……是谁干的恶作剧?」
      我心头一跳,不禁有些做贼心虚。但妈妈很快打断了他的话,不满的说:「胡说八道!就算真是恶作剧,也肯定是个女人干的!难道你还会让哪个大男人碰到内衣吗?」
      「我倒希望是男人!」爸爸歎了口气,苦恼的说:「知道吗?我宁愿被人看成是同性恋,也不愿意让你因误解而不开心……」
     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,好半天都没声响。过了很久,才听到妈妈犹豫的说:「好,我就相信你一回!但要是再有下次,我可饶不了你!」
      「绝不会有下次了!」爸爸的语调也轻鬆了些,发狠说:「明天我就到公司里查一查,看看是哪个家伙如此大胆,竟敢趁我喝醉了酒时开这样的玩笑……」
      「什么?你又喝醉酒了?」妈妈的声音提高了,略带嗔怪的说:「我不是跟你说了,要懂得节制吗?」
      「老婆别生气!呵呵……我一定改……来呀,亲一口……」
      「去!满嘴的酒味,真讨厌……」
      房间里响起了调笑声、接吻声和身体摩擦的声音……我只听的妒火大盛,恨不得冲进去阻止……好在事态并未进一步发展,爸妈只稍微亲热了一下,就讨论起别的话题来了,说的都是人际关係、家长里短的事。我没兴趣再听下去,就悄悄的走开了……
    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我暂时停止了「陷害」的行动。原因很简单,按照人之常情,爸爸既然露出了马脚,最起码也会收敛一段时间的。如果这期间还搞风搞雨,说不定会弄巧成拙,反而把自己给败露了!
      再说,我也看的出来,妈妈虽然口头上说相信了爸爸,但心里还是存有怀疑的。她必然会想方设法的搜集线索,企图搞清楚事实的真相。在这种情况下,最有效的法子就是来个「冷处理」,让她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……女人嘛,有时候越是风平浪静,她就越爱捕风捉影!失去头绪的妈妈肯定会胡思乱想、焦虑不安的,不加重对爸爸的疑心才怪呢!
      不过,我也不能太长时间的无所作为!现在的形势是,爸妈之间已经有了某种猜忌,只要再上去煽风点火一番,就能把隐藏的矛盾彻底激化……至于行动的具体步骤,我已经全盘谋划好了,需要的「道具」也已备齐,惟一还欠缺的,就只是一个适宜的机会了……
      半个月过去了,这天晚上,机会终于来了!
      那是个星期六的晚上,爸爸回来的比以前任何一天都迟,到将近十一点才醉醺醺的踏进家门。严格的说,他根本不是自己「踏」入来的,而是由司机半背半抱的搀扶进的,隔着老远,都能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气!
      「你呀,怎么又喝成这副样子?」妈妈眉头微皱,一边埋怨的数落着爸爸,一边小心的替他鬆开了领带外衣。
      爸爸醉眼迷离,笑嘻嘻的瞅着妈妈,语无伦次的喃喃道:「我没醉……才喝了一点点嘛……老婆,你……你为什么不……不站稳喽?我看……我看你才喝醉了呢……」
      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,忽然冲着我一顿足,嗔怪的说:「傻瓜,呆在那里发什么楞呀?还不过来帮我一把,扶你爸爸到床上去?」
      我答应了一声,走过去奋力的抬起爸爸的身躯,在妈妈的协助下,缓慢而吃力的把他往卧室里移动……没走几步,我心中一动,脑海里突然冒出了想好的那个鬼点子……
      --眼下,不正是个付诸实施的好机会吗?
      爸爸被放置在了床上,脱的只剩下了一条裤衩,脑袋靠着大枕头沉沉睡着了。妈妈略一沉吟,叫我到厨房端来一盆热水,她亲自拧了个热毛巾,先给爸爸抹了把脸,接着又帮他擦拭全身……我在旁边留心的观察着,注意到当妈妈的手擦拭到裆部时,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,呼吸也变的有些急促。她下意识的瞥了我一眼,使了个眼色,示意我可以「跪安」了……
      可恶,那银样蜡枪头明明不行了,真不明白妈妈还留恋它干什么?想要快活,儿子这里就有根吃饭家伙,早就为妈妈美丽的身体勃起多时了,但她居然连瞄都不瞄一下……
      我愤恨的回到房间,从隐蔽处取出了一个塑胶袋,里面装着一条女用的花手帕,和几个未拆开的避孕套。这可是我精心準备的「礼物」,只要能栽赃成功,那可就有好戏瞧了!
      爸爸的皮包扔在客厅的椅子上,还没来得及收起。我抓紧时间,小心翼翼的把皮包打开,分别把「礼物」塞到了两个角落里!那位置既不是太显眼,也绝不会让人找不着……干完这一切后,我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,等待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!
      半晌,妈妈端着水盆走了出来,神态显得有些疲倦。她一声不响的擦了把汗水,又开始整理被爸爸弄乱了的厅堂。扔的满地的皮鞋、袜子、外衣和钥匙纷纷被摆放整齐,最后,她捡起了皮包……
      我低着头,假装在专注的看报纸,可是眼角的余光却告诉我,妈妈转过脸迅速的扫了我一下,见我没有留意她,就拿起皮包走到一边去了。接着响起一阵拉链开启的声音,不用看也知道,她正在偷偷的翻动爸爸的物件……
      没翻多久,妈妈大概是发现了「礼物」,脸色倏地变了,持包的手也在微微发抖,眼睛里流露出混合着嫉妒、悲伤、愤怒和凄然的神色,显然心里已如打翻了五味瓶般,各种难言的滋味一齐涌了上来!
      我当机立断,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传呼!这是个髮廊按摩女的号码,前些天我用两百块钱收买了她。只要她一接到我的传呼,就会伪装成应召女郎回复电话……
      「嘀嘀嘀……嘀嘀嘀……」几分钟后,爸爸的手机果然如约响起!嘿,那髮廊小姐还挺守信用,没让我白花一笔冤枉钱!但愿,她能有随机应变的本领,不至于轻易的露出马脚!
      铃声不停的响着,妈妈拎起爸爸的外衣,很快从兜里掏出了手机。她犹豫了一阵,眼见铃声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,毅然的按下了应答键。
      「喂,你好……抱歉,他刚刚睡下,您有事吗……我是他太太,您又是哪位……什么?你胡说!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」
      妈妈的情绪激动起来,似乎已失去了雍容娴静的气度,脸蛋气的红红的,声调也比平时高出了许多……很好,所有的反应都和预料中一模一样!那按摩女没有辜负我的重托……
      「骚货,不要脸的女人!你给我滚!」
      一向斯文有礼的妈妈居然也会骂人,这可真是新鲜事了!由此可见她心里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,才会如此口不择言吧!我不禁感到有些害怕,暗忖妈妈此刻正在火头上,自己别要做了她的出气筒才好!于是忙溜回了房间!
      坐在床上仔细想想,今晚的行动算是达到了预期的效果,只是会带来怎样的结局却很难说。妈妈受了那么大的羞辱,现在肯定是又伤心、又生气,恐怕免不了和爸爸大吵一场了!要是她抑制不住怒火,闹起离婚来怎么办?家里该不会平白的掀起一场风暴吧……
      我隐隐的后悔做过了头,但事情至此已无法挽回了。总不能出去跟妈妈承认错误,说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这个亲生儿子在搞鬼,目的只是想一亲芳泽吧!那不被打死才怪呢……眼下,只好听天由命了,但愿情况不至于太糟糕……我祈祷了一阵,听听外面并无动静,就怀着忐忑的心情上床睡觉了……
      半夜里,我睡的正香甜,忽然被几下「笃、笃」的敲门声惊醒!
      「谁呀?」我拧亮檯灯,迷迷糊糊的问。
      「小兵,你开门……」低沉而熟悉的清音传来,「是妈妈!」
      我精神一振,顿时睡意全消,刚起身拉开房门,妈妈就闪身飘了进来。她手里抱着床毯子,秀髮略为散乱的披着,双眼有几分红肿,容色也显得挺憔悴,看上去令人心疼。
      「小兵,今晚妈妈跟你一起睡!」她低声说着,也不等我回答,就把毯子抖开舖好,逕自的在床沿坐了下来。
      我大喜过望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从四岁那年起,我就再也没和妈妈「同床共枕」过了!每晚一想到最心爱的女人睡在别人怀里,我就难过的心如刀绞!现在好了,妈妈被我「夺」回来了,母子俩又能躺在同一张床上了……所不同的是,睡在她身边的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天真浪漫的儿子,而是个对她成熟肉体垂涎三尺的「恶魔」!
      「你在想什么?是不喜欢和妈妈睡吗?」大概是我的古怪表情引起了妈妈的注意,她仰起苍白的俏脸,轻轻的问。
      「怎么会呢?」我连忙否认,讨好的说:「妈妈过来陪我睡,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!」
      妈妈点了点头,美丽的脸庞上流露出落寞的神色,满怀心事的歎了口气,一言不发!
      我乾咳一声,试探的问:「妈妈,你为什么不开心?难道是爸爸……他又惹你生气了吗?」
      「别提你爸爸了!」妈妈脸色一沉,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泪光莹然。那愠怒的表情、凄然的神色,再配上楚楚动人的风姿,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吸引力。我不禁看的呆了……真没想到,美人就是美人,就连发脾气的样子都这样耐看……
      眼光不由自主的打量着她,恨不得透过那身宽大的睡衣,直接的看到妈妈赤裸裸的胴体!同时,脑海里泛起一个淫秽的念头……
      --空虚寂寞的女人,是最容易控制不住感情的!此刻妈妈的心里充满了怨恨,再加上情绪不大稳定,道德和伦理的意识肯定模糊了!要是能攻破她的心防,说不定今晚就能令妈妈失身于我,从此走向堕落的深渊……
      我想到这里砰然心动,忙走到妈妈身旁坐下,做出一副乖巧孩子的模样,用最温柔的声音安慰着她,又说了许多笑话,希望能逗的她展颜一笑,忘却的心头的失意痛苦。但不论我如何努力,妈妈却始终是玉容惨淡、眼含泪珠……
      半晌,她突然抬起头来,凝视着我郑重的说:「小兵,如果……妈妈和爸爸离婚了,你……你会选择跟哪个?」
      「什么?」我大吃一惊,结结巴巴的说:「不……不至于吧?你真的打算要离婚?」
      「是不是真的,你先别管!」妈妈不耐烦的打断我的话,神情期盼的望着我说:「妈妈只要你说一句,如果只能选一个,你到底会跟着谁?」
      我定了定神,勉强答道:「那还用说吗?肯定是跟着妈妈啦!」心里却暗暗着急,看来这次的阴谋的确过火了,搞不好会弄假成真……
      听了我的「忠心表白」,妈妈的眼眸立刻亮了,俏脸上流露出欣慰的表情,喃喃的说:「还是儿子对我好啊……」
      我心里盘算,事情的发展大大不妙,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!眼下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把妈妈的身子得到再说!于是倏地站起身抓住她的手,动情的说:「我当然要对你好啊!妈妈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亲人,我永远也不想和你分开!」
      「傻孩子!」妈妈淡淡的笑了,轻声说:「过不了几年妈妈就老了……而且,你也会长大娶老婆的,哪里可能永远赖在我身边……」
      「不,我才不娶老婆呢!」我用执拗的口气,斩钉截铁的说:「这辈子我谁也不要!只要妈妈陪着我就够了!」
      妈妈怔怔的听着,双颊掠过一抹晕红,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。她的嘴唇翕动了片刻,忽然「呜、呜」的哭出声来,一头载到了我的肩膀上,抽抽噎噎的哭个不停。
      唉,可怜的妈妈!这段日子,她心里想必已积蓄了太多的苦闷、太多的委屈!偏偏以往视作靠山的爸爸,这次不但没能带给她安全感,反而令她痛不欲生……也许是这样,她才会凄苦彷徨、举止失措,连亲生儿子的膊头都拿来当作依靠吧……
      我一边柔声劝慰着妈妈,一边顺势搂住了她的腰肢,把她轻轻的拉近身边。那柔若无骨的娇躯软绵绵的偎依在我怀里,即使隔着睡袍,也能感受到那份独特的丰腴和温馨。掌心上传来的,是接触着成熟胴体的美妙手感;鼻子里嗅到的,也全都是乌黑秀髮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……
      「小兵,你说话要算话喔!」被我这样搂抱着,妈妈不但没挣脱,反而将双臂缠住了我的脖子,嘴里幽幽的说:「别像你爸爸一样……没良心……」
      我连声答应着,口中说着甜言蜜语,小腹里蓦地升腾起一股热流……既然妈妈没有拒绝,那我还客气什么呢?她一定是默许了……想到这里,我的胆子变大了,手臂略一用力,把她整个人都拥进了怀抱里!
      妈妈出其不意,还未反应过来,高耸的胸脯就已撞到了我的身上,两个丰满的乳房挤上了我的胸口……我不禁闭上眼睛,好好的体会着这来之不易的快感……
      终于……终于碰到妈妈的乳房了!这还是懂事以来的第一次……儘管只是这么轻轻的一碰,但我已能清晰的感觉到,那两团嫩肉是怎样的柔软和坚挺……我的心狂跳起来,双手沿着妈妈的腰肢缓慢的向上滑动,一点一点的向目的地进发。
      「妈妈,我也要问你一个问题!」我故意引开她的注意力,半开玩笑的问:「假如是我和爸爸之间,只能让你挑一个的话,你又如何选择呢?」
      妈妈爱怜的摸着我的脑袋,柔声说:「如果换我挑……妈妈也肯定选择你!」
      我心花怒放,就像是打赢了一场针对爸爸的战争!手掌再也没有顾忌的滑到了妈妈突起的双乳下,接触到了包裹住饱满乳房的丝质胸罩下缘。指尖试探性的轻微一按,顿时,沉甸甸的弹性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触感,使我舒服的差点叫出声来!
      --这么多年来,一直梦想着能恣意玩弄妈妈的奶子,现在终于可以实现这个愿望了!
      我激动的热血沸腾,双手更加放肆的向着圆妙酥胸的顶端攀登,跨下的肉棒也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,顶在了温暖而又光滑的大腿上……
      突然,妈妈停止了哭泣,双手一下子把我推开了!她的脸颊上挂着泪珠,眼睛睁的大大的,惊愕的瞄住了我的下半身……我不知所措,脑海里登时一片空白……
      几秒种后,妈妈像是明白了什么,俏脸像火一样烧红了,随即又转成了苍白色。她站起身,神态已变的有几分冷漠,淡淡的说:「夜了,早点睡觉吧!」
      说罢,也不等我回答,就自顾自的合衣躺在床上,盖上了毯子,还侧身向着靠墙的那一头,把背脊对着我的方向!
      完了!我的心一直沉了下去……这情景,跟十一岁那年发生的那一幕是多么相似啊!当时妈妈已準备袒露出双乳,就因为看到了我勃起的阴茎,她临时的改变了主意……
      难道妈妈在潜意识中,对贞洁的重视真的如此根深蒂固?只要一在她面前暴露出犯罪的动机,就会使她从迷惘的情慾中惊醒吗?
      我又气又恼,偏偏无可奈何,只好悻悻然的关灯睡觉了!
      这一夜,我们母子俩虽然睡在一张床上,两颗心却仍然距离的很遥远……
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
      「笨蛋!我不是早就警告过你吗?」智彬哥脸色铁青,大发雷霆道:「我反覆叮嘱,在计划实行的过程中,千万要把不轨之心隐藏好!可是你呢?居然还会干出那种愚蠢的举动!」
      我不服气的嘟哝说:「我怎么知道时机还未成熟呢?照我的想法,妈妈既然对爸爸心怀怨愤,身体又那么的空虚寂寞,应该被我手到擒来才是呀……」
      「你真是个天真的傻瓜!」智彬哥怒目瞪着我,鄙夷的说:「告诉你吧!在目前的情势下,你妈妈就算再怎样饥渴难耐,也不可能跟你突破乱伦的禁忌的!嘿,你以为一个女人几十年形成的道德观,这么容易就能被你改变么?」
      我自知理亏,懊悔不迭的说:「已经到了这份上啦,该怎么补救才好呢?」
      「幸好你做的不算太过分,事情仍有挽回的余地!」智彬哥的声音缓和了些,沉吟说:「但我原来的计划被你的轻率打乱了,必须进行某些修改……这样吧,先观察几天,看看你妈妈的反应再说……」
     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一字一句的说:「最后警告你一次,别轻举妄动!否则,我保证你永远也得不到妈妈!」
      我唯唯诺诺的称是,心里泛起奇异的感觉!
      --这个人真的是我的前世吗?还是,他只不过是我今生罪恶灵魂的某个缩影?
      但愿,这一切不会变成现实生活中的「噩梦」……
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
      清晨,我醒了过来,藉着几缕射进窗户的阳光,我看见妈妈还安静的睡在身边。她仍然是背对着我的,但是肩膀却在微微的抽动,显然人已经清醒了,只是暂时还不愿意起床。
      凝视着她身姿曼妙的动人体态,和睡衣毯子下微露的粉臂玉腿,我体内的慾火又窜了起来,本就充血的阳具因此而翘的更高……
      啊,妈妈……妈妈……你可知道,儿子的肉棒从来只为你一个人勃起,滚烫的精液也从来都是为你而射的……除了你,没有任何女人能令我动心!
      妈妈,你迟早是属于我的……总有一天,我会跟你尽情的做爱,在床笫上把你彻底征服……
      正在咬牙切齿的发着誓,忽然床板吱吱几声响,妈妈竟翻身坐了起来!我吓了一跳,连忙把手臂搁在了额头上,遮挡住自己的双眼。目光却从指缝间望出去,偷偷的观察着她。
      只见妈妈娇慵的伸了个懒腰,随即又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歎息。她的脸容依旧是苍白的,带着点睡眠不足的黑眼圈,整个人都显得很憔悴。但是这种我见犹怜的娇弱模样,偏偏又充满了令人心动的美感……
      我忽然起了个恶作剧的念头,想试探一下妈妈的内心世界。于是装出酣睡未醒的样子,昏沉沉的一侧身,「无意识」的把被子踢开了!顿时,我那颇为不雅的下身暴露了出来!已经膨胀到极点的阳具,几乎把内裤都给撑破了,形成了一个极具规模的蒙古包!
      妈妈的身子一颤,眼光果然落到了我的阳具上。也许是以为儿子未醒的缘故吧,这次她没有迴避,清澈的双眼眨也不眨的凝视着,看的十分认真!但使我失望的是,妈妈既没有露出意乱情迷的媚态,也没有半点娇羞失措的表情!她就像天下每个母亲慈爱的望着孩子那样,嘴角浮现出温柔的笑容,喃喃的说:「小兵……我的好儿子……原来你已经成长为真正的男人了……难怪,昨晚会像小狗一样乱髮情……」
      她说着,忍俊不禁的笑了,神色间显得略带歉意。看来妈妈认定我昨夜是「无心之失」,心里已原谅了我的卤莽!搞不好,她此刻还感到有些内疚哩……
      母子关係并未受到损害,这对我来说,本是个令人振奋的资讯,但我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不起来!通过这次试探,我不得不沮丧的承认--
      妈妈的确只把我看成孩子!她对我没有半点男女之欲,有的只是浓浓的亲情!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影音先锋av撸色色情_日日撸夜夜撸在线视_dnf撸管器_撸二哥电影男人在线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